经鼻雾化吸入的临床证据
2024-06-04

经鼻雾化吸入在重症监护室 (ICU)的应用日益增多。在美国儿科病房,75%的患者接受经鼻雾化吸入治疗,其余患者则采用传统的雾化方法。

 

HFNC和雾化疗法相结合

对于严重低氧血症患者,常规使用经鼻高流量氧疗 (HFNC)给氧有助于改善氧合,最终有望避免气管插管或再插管。HFNC经鼻雾化吸入结合了 HFNC和雾化疗法的双重优点。

2008年以来,体内/外研究对影响 HFNC雾化吸入效果的诸多因素及经鼻雾化吸入途径的临床有效性进行了深入探索。

 

成人患者-经HFNC吸入沙丁胺醇

2018年Braunlich等通过对26名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COPD)稳定期患者进行研究发现,与经小容量喷射式雾化器 (JN)吸入2.5mg沙丁胺醇和0.5mg异丙托溴铵相比,HFNC (TNI Medical AG,德国)联合35 L/min的气流量进行药物雾化吸入具有类似的支气管扩张效应 (P=0.5)。同样,ReMiniac等通过对25名可逆性气流障碍的稳定期患者进行研究对比后发现,与面罩 JN吸入2.5mg沙丁胺醇相比,经HFNC (Airvo2,新西兰)联合振动筛网雾化器 (VMN) (Aerogen Solo,爱尔兰)雾化治疗对第一秒用力呼气量 (FEV1)的改善效果相当 (P=0.11)。Madney等在对12名 COPD稳定期患者进行的交叉随机对照试验中比较了 JN或 VMN分别联合HFNC以5 L/min流量吸入沙丁胺醇后的生物利用度,结果发现,30分钟和24小时后 VMN组尿沙丁胺醇排泄量是JN组的2倍 (P<0.05)。

经鼻雾化吸入的临床证据

在美国和欧洲,沙丁胺醇溶液的标签剂量为2.5 mg。Li等对42名哮喘或 COPD稳定期患者进行了量效关系分析。已知,上述患者经定量雾化吸入器(MDI)联合雾化助吸器 (SPACER)吸入400 mcg沙丁胺醇有反应。受试者经15~20 L/min气流量的 HFNC联合 VMN吸入沙丁胺醇的剂量逐渐递增。当沙丁胺醇累积剂量达1.5mg时,HFNC联合 VMN对 FEV1的改善效果与 MDI联合 SPACER相当 (P=0.878) (图1)。

 

成人患者-经HFNC吸入前列环素

吸入型前列环素是一种肺血管扩张剂,可用于治疗需机械通气的肺动脉高压患者和/或顽固性低氧血症患者。两项小型回顾性研究发现,肺动脉高压和难治性低氧血症的成人患者经40 L/min气流量的 HFNC吸入前列环素后氧合得到了改善。与恒定的 HFNC气流量相比,根据患者对前列环素的反应,床旁个体化滴定 HFNC的气流量可有效降低平均肺动脉压。未来仍需大样本量的前瞻性研究来验证这一发现。

 

儿科患者-经HFNC吸入沙丁胺醇

2015年,Morgan等对5名婴儿进行研究发现,急性毛细支气管炎合并呼吸困难患儿对经面罩 JN雾化吸入治疗无反应。而经 HFNC联合 VMN吸入沙丁胺醇后,婴儿表现舒适性良好,这表明沙丁胺醇与 HFNC联用可为患者带来获益。与经面罩联合 VMN雾化吸入沙丁胺醇相比,经 HFNC联合 VMN组患者的心率明显增快 (P<0.001),心率明显增快的原因可能是经 HFNC联合 VMN吸入的沙丁胺醇剂量更高。与面罩联合 JN相比,经 HFNC (约8 L/min)联合 VMN雾化吸入沙丁胺醇后患者的舒适度和满意度明显提升。对39例经 JN雾化吸入沙丁胺醇治疗失败的哮喘持续状态的儿童患者 (其中10例合并严重酸中毒,pH < 7.30)进行回顾性分析发现,经 HFNC间歇给予沙丁胺醇的最大气流量达1.0 (0.8~1.1) L/kg/min是避免气管插管的原因之一。

 

小结

HFNC进行支气管扩张剂雾化吸入的成人标准气流量为15~35 L/min,儿童为1 L/kg/min,此时产生的临床效应与传统雾化设备类似。重症患者的雾化吸入效率有待进一步研究。

影响经HFNC进行雾化吸入效果的因素分析
2024-05-30

雾化器的选择:VMN vs JN

JN与 HFNC联用时,HFNC系统中的总气流量大于6 L/min,这也是运行JN的最低流量。这一流量要求限制了经 HFNC联合 JN雾化吸入在儿科患者中的应用,婴幼儿需要 HFNC的气流量往往小于6 L/min。此外,由于 HFNC与 JN联用可造成系统中氧浓度、总气流量和压力的改变,因此,HFNC与 JN的整合并不一定合适。

影响经HFNC进行雾化吸入效果的因素分析 

相比之下,VMN是由电力所驱动,不需要额外的气流量。此外,JN雾化器中药物残留量高于 VMN,JN残留达45%,而 VMN仅为3%。对于儿童和成人患者,经 HFNC联合 VMN雾化产生的吸入药物剂量一般比 JN高2~3倍 (表2)。因此,与 JN相比,VMN更适合与 HFNC联合应用进行雾化吸入治疗。

 

气溶胶载体

HFNC气体是气溶胶的 “载体”。HFNC的气流量、气体密度和湿度都会影响雾化吸入的效果。

 

HFNC气流量与患者的吸气流速

对于接受 HFNC的患者,总吸入流量是病人吸气流速和 HFNC气流量的组合。任一流量 (流速)的改变都会影响雾化吸入的效率。平静呼吸时,HFNC联合 VMN吸入的气溶胶量与 HFNC的气流量负相关 (表3)。随着气流量的增加,高速吸入的气溶胶粒子容易形成湍流,在通过气管、分叉部和上呼吸道时气溶胶会形成衰减,到达下呼吸道的气溶胶量不断减少。因此,有指南建议对儿童进行雾化治疗时应将其流量不应大于4 L/min。

影响经HFNC进行雾化吸入效果的因素分析

两项体外研究显示,对于呼吸困难的成人患者,当HFNC的气流量从50 L/min降至30 L/min时,吸入的气溶胶量随之增加;但当气流量降至10 L/min时,吸入的气溶胶量反而下降。当HFNC的气流量为30~50 L/min时,与平静呼吸患者相比,呼吸困难患者吸入的气溶胶量更大;而气流量为10 L/min时则不会如此。随后,Li等报告发现,患者的吸气流速比设定的 HFNC气流量更为重要。与设定的高气流量相比,HFNC的气流量小于患者的吸气流速时,吸入的气溶胶量更多;当 HFNC气流量设定在患者吸气流速50%的时候,其气溶胶量较为恒定。这一结果与婴儿和儿童的数据一致 (图2)。

 

目前,还没有商用设备可以在 HFNC应用过程中准确测量患者的吸气流速。然而,当临床医生对患者进行雾化治疗时,监测患者吸气流速与 HFNC气流量的比值可用于滴定式调整 HFNC的气流量,从而产生最佳的临床效果。一项针对肺动脉高压和低氧血症患者进行的回顾性研究发现,与应用恒定气流相比,经HFNC雾化吸入前列环素时采用床旁滴定气流量所产生的临床效应更佳。

 

气体密度:氧气VS氦氧

氦氧 (氦气和氧气的混合物)的密度比氧气或空气更低,在通过狭窄回路/气道时产生的湍流更小。对于严重气道阻塞患者,雾化吸入氦氧可有效降低气道压力,并减少气体陷闭。一项荟萃分析发现,雾化吸入氦氧可为中重度咽喉炎儿童患者带来潜在短期获益。HFNC时,以氦氧为载体的雾化治疗可减少湍流形成,从而提高气溶胶剂量。

对于儿童和成人患者,只有当 HFNC的气流量超过患者的吸气流速时,采用氦氧气溶胶雾化吸入才显示出一定的优势。仅为了提高雾化效果而以氦氧来作为气溶胶载体并不具备成本效益,除非是合并有严重气道阻塞的患者,因为氦氧可有效缓解此类患者的呼吸困难。

 

干燥和加热加湿气体

对机械通气患者进行的体外和体内研究表明,湿化减少了气溶胶进入肺部的量。有趣的是,在流量为30L/min的经鼻雾化吸入过程中,Alcoforado团队研究发现,干燥气雾剂的吸入剂量是加湿气体的1-1.5倍。临床上,应考虑到大于6-10L/min干燥气雾剂吸入造成病人不适和潜在的不良影响。此外,在机械通气过程中,气雾剂给药前30min将加湿器关闭并不能提高给药效率。由于这些原因,在临床实践中,不提倡在非湿性管路中使用干燥气体长期输送气溶胶。

 

喷雾器放置位置:靠近病人 vs 加湿器入口

儿科和成人的体外研究报道,将VMN放置在加湿器入口处的气溶胶沉积大于将喷雾器放置在靠近患者处的气溶胶沉积。只有在气流量极低(0.25L/kg/min)的婴儿中,喷雾器放置得离病人越近越有效。由于VMN放置的距离患者较远,载气流量(包括输送气流量和患者吸气流量,再加上小潮气量)可能不足以在气溶胶沉降发生前将气溶胶输送到患者体内。

 

张口呼吸 vs 闭口呼吸

当气流量高于吸气流量时,成人研究发现张口呼吸较闭口呼吸减少吸入剂量。这一观察结果与一项儿科研究报告一致。有趣的是,当气体流量低于患者的吸气流量时,张口呼吸导致吸入剂量高于闭口呼吸。也许在经口呼气时鼻腔收集的低气体流量的气雾剂在下一次吸入时被吸入。相反,较高的气体流量将气溶胶从鼻咽冲洗出来,从而减少了可用于下一次吸入的药物量。


会呼吸的用药法 — 雾化吸入治疗
2024-05-29

肺炎,是一种常见病的系统疾病,已成为了目前世界致死率排名第三的疾病。由于秋冬季节天气干燥,多变,所以其在秋冬季高发。11月12日是世界肺炎日,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肺炎,是全世界5岁以下儿童的头号“杀手”。

 

 

01

STEPS为什么婴幼儿易换肺炎

 

婴幼儿时期易发生肺炎是由于其生理上的特点,如气管、支气管管腔狭窄,黏液分泌少,肺弹力组织发育差,血管丰富易于充血,肺含气少等,加之免疫力差,使得婴幼儿不仅易发生肺炎链球菌感染的肺炎,且一旦发生大多较严重。而到5岁以后,儿童的咽喉部发育会逐渐健全,肺炎链球菌感染引发的呼吸道疾病和死亡会大幅下降。

 

会呼吸的用药法 — 雾化吸入治疗

02

STEPS肺炎有什么较为明显的表现

 

1、呼吸系统症状:       

1)咳嗽:开始为频繁的刺激性干咳,随后咽喉部出现痰鸣音,咳嗽剧烈时可伴有呕吐、呛奶。      

2)呼吸道症状及体征:呼吸表浅增快,鼻翼煽动,部分患儿口周、指甲可有轻度发绀。肺部体征早期可不明显,以后可闻及中小水泡音。合并胸腔积液时可有叩诊实音和/或呼吸音消失。   

2、其他系统的症状与体征      

1)循环系统症状:婴儿肺炎时常伴有心功能不全。如患儿心率增至160~200次/分,肝脏短时间内增大或明显增大、面色苍白、口周发绀、四肢水肿、尿少,应考虑充血性心力衰竭。 

2)神经系统症状:烦躁、嗜睡、凝视、斜视、眼球上翻。昏睡,甚至昏迷、惊厥。球结膜水肿。瞳孔改变,对光反应迟钝或消失。呼吸节律不整。前囟门膨胀,有脑膜刺激征。脑脊液除压力增高外,其他均正常,称为中毒性脑病。    

3)消化系统症状:肺炎患儿食欲下降、呕吐、腹泻、腹胀,严重者呕吐物为咖啡色或便血,肠鸣音消失,可出现中毒性肠麻痹及中毒性肝炎。

 

03

STEPS小儿肺炎雾化治疗

 

我们都知道,抗生素是针对细菌、支原体、衣原体等微生物,对病毒是无效的。据统计,30%-67%儿童肺炎是病毒性的;在2岁以下儿童中,约50%的肺炎由病毒引起。单纯的病毒性肺炎使用抗生素是毫无效果的,并且容易引发过敏、腹泻、皮疹等不良反应,还可能导致耐药菌的产生。

肺炎一般是由病毒和细菌感染引起的疾病,在使用抗菌素和抗病毒药物的同时,再加以雾化辅助治疗,对孩子的肺炎有很好的帮助。因为雾化吸入可以起到湿化呼吸道以及消炎镇咳和化痰的作用,还能促进炎症分泌物的吸收和排出,且副作用小,缩短病程,治疗效果比较好。所以使用雾化治疗对小儿肺炎的治愈是有帮助的。

 

 

 

经验证明,被动治疗不如主动预防!

会呼吸的用药法 — 雾化吸入治疗 


雾化吸入常用于治疗多种呼吸道疾病,具有局部用药直达病变部位迅速发挥疗效,用量少,副作用小,易于掌握等优点,目前已经成为支气管哮喘、慢阻肺、激素敏感性咳嗽、变应性鼻、咽、喉炎等多种疾病必备且不可替代的治疗手段。

 

 

04

STEPS宝宝如何预防肺炎

 

1、避免接触肺炎病人

 

家中若是患有感冒以及肺炎的患者家属,宝宝就不要接触了,因为宝宝身体抵抗力较差,很有可能接触后就会患上疾病。

 

2、增强宝宝抵抗力

 

父母千万不能长时间呆在家里,多带宝宝到户外走走,例如晒晒太阳或者是锻炼身体,这样可以增强宝宝身体抵抗力。

 

3、保持室内空气流通

 

宝宝生活的环境要确保干净通风,尤其是在冬天,很多父母害怕开窗后引起宝宝感冒,但宝宝长时间在密闭环境下生活,一旦受凉就容易感冒。若能开窗通气,让宝宝有抗寒的能力,可以提高抵病能力。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2024-05-28

01

肺部雾化吸入给药潜力大

由于肺组织本身的特性,肺部吸收的速度很快,不亚于静脉注射,如异丙肾上腺素气雾剂吸入后1-2min即可起平喘作用。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1、巨大的肺泡表面面积

肺由气管、支气管、细支气管、肺泡管和肺泡囊组成,肺泡囊的数目估计达3ー4亿,总表面积可达70-100㎡,为体表面积的25倍。

 

2、肺泡组织较薄

肺泡囊壁由单层上皮细胞所构成。

 

3、丰富的毛细血管网

这些肺泡囊细胞紧靠着致密的毛管血管网(毛细血管总表面积约90㎡,且血流量大),细胞壁或毛细管壁的厚度只有0.5-1m,因此肺泡囊是气体与血液进行快速扩散交换的部位,药物到达肺泡囊即可迅速吸收显效。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02

雾化粒径大小与肺部沉降位置

粒径是影响肺部沉积性能的主要因素。粒径的大小显著影响了吸入颗粒在肺部沉积的位置和分布情况。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1、 William Glover等通过放射性同位素示踪法研究发现:药物粒子在肺部的沉积量和分布情况依赖于粒径大小。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2、Omars . Usmani等通过吸入给药靶向到局部呼吸道研究发现:吸入给药后,粒径越小,药物粒子的肺部沉积量越大,达到的部位越深,沉积范围越大。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3、 Zanen、里斯等人临床效果进行了探讨三种不同粒径范围(< 1μm,2- 5μm和5 - 10μm), 如图: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通过以上研究数据,我们发现药物要雾化进入肺部,其粒径最好在 2~5 μm。

粒径5~10 μm的微粒主要沉积于口咽部;粒径2~5 μm的微粒主要沉积于肺部及支气管且50%~60%沉积于肺泡;粒径太小(< 1μm),只能到达深肺部的边缘,会随呼吸呼出,因此没有治疗效果。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03

适度亲水亲脂性,雾化更吸收

1、要有一定的亲水性

最好能溶解于呼吸道的分泌液中,否则成为异物,对呼吸道产生刺激。

 

2、要有一定的亲脂性

物质从肺部吸收是被动扩散,吸收速率与药物的分子量及脂溶性有关。脂溶性药物经脂质双分子膜扩散吸收,少部分由小孔吸收,故油/水分配系数大的药物、吸收速度也快。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04

雾化吸入常见用药误区

1、非雾化剂型可以用作雾化制剂使用

 

非雾化制剂的药物无法达到雾化颗粒要求,无法通过呼吸道清除,可能在肺部沉积,从而增加肺部感染的发生率,不推荐雾化使用。

 

常见的静脉制剂中含防腐剂(如:酚、亚硝酸盐等),吸入后可诱发哮喘发作(非吸入型药物所含辅料对呼吸道的刺激)。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2、常见不宜做雾化治疗的注射剂

 

地塞米松注射液:脂溶性低、水溶性高,与气道黏膜组织结合较少;粒径大,肺内沉积率低;

 

庆大霉素注射液:气道药物浓度过低,达不到抗感染的目的,细菌长期处于亚抑菌状态,产生耐药,同时可刺激气道上皮,加重上皮炎症反应;

 

α-糜蛋白酶注射剂:对视网膜毒性较强,雾化时接触眼睛容易造成损伤;遇血液迅速失活,不能用于咽部、肺部手术患者;有报道该药对肺组织有损伤,吸人气道内可致炎症加重并诱发哮喘;

 

氨溴索注射液:含防腐剂,吸入后可能诱发支气管哮喘发作。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专题-雾化吸入与雾化粒径沉降位置研究

参考文献:

《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分会

《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2019版)》中华医学会临床药学分会

Rau JL. Respir Care, 2005, 50(3):,367-82.

Pitcairn G, et al. J Aerosol Med. 2005;18:264-272

Clover W,Chan HK Effect of particle size of dry powder mannitol on the lung deposition in health 2008,349(1/2):314-322


17种儿童呼吸系统疾病雾化吸入药物用法用量
2024-05-24

雾化吸入疗法是一种通过雾化装置将药物分散为可悬浮于气体中的微小雾滴或微粒,使药物可随着患者吸气气流进入呼吸道和肺的直接给药方法。为了进一步规范儿童雾化吸入药物处方审核工作、 促进临床合理用药、 保障患者用药安全。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联合《中国实用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组织相关专家共同制定了《儿童常用雾化吸入药物处方审核建议》。关于呼吸系统疾病雾化吸入药物用法用量,文章主要涉及以下内容。

支气管哮喘

1. 支气管哮喘中雾化吸入吸入性糖皮质激素(ICS)的应用

1)急性发作期:

①轻度急性发作:雾化吸入β2受体激动剂联合布地奈德混悬液:0.5~1.0mg/次,2次/d,每次间隔4~6h;雾化吸入丙酸氟替卡松混悬液:4~16岁儿童1mg/次,2次/d;雾化吸入丙酸倍氯米松混悬液:儿童0.4mg/次,1~2次/d,总疗程需至少维持7~10d。

 

②中-重度急性发作:

雾化吸入速效支气管舒张剂联合布地奈德:1mg/次,初始治疗每次间隔30min,可连用3次;之后维持治疗2次/d;雾化吸入丙酸氟替卡松混悬液:4~16岁儿童1mg/次,2次/d;雾化吸入丙酸倍氯米松混悬液:儿童0.4mg/次,1~2次/d,大剂量可至0.8mg/次,6~8h/次,总疗程需至少维持7~10d。

 

③重度-危重急性发作或近期曾口服糖皮质激素:

病情严重的哮喘急性发作不能以吸入治疗替代全身糖皮质激素治疗,以免延误病情。对于危及生命的重度哮喘急性发作,在使用速效支气管舒张剂和全身用糖皮质激素的初始治疗基础上,联合高剂量雾化吸入布地奈德(1mg/次,2次/d),可缩短患儿的住院时间,若患儿喘息状态持续,可适当缩短雾化给药的间隔时间并增加频次,总疗程需至少维持7~10d。

 

2)慢性持续期或临床缓解期:

可选用雾化吸入布地奈德混悬液作为长期控制治疗,起始治疗剂量0.25~0.50mg/次,2次/d,1~3个月后进行评估。如控制不良应考虑升级治疗,如增加雾化吸入药物的起始剂量或加用其他控制药物进行联合治疗。调整剂量后每4~6周应再次评估以指导方案的调整直至达到哮喘控制,并维持每3个月1次评估。

 

3)急性发作先兆期:

雾化吸入布地奈德混悬液:1mg/次,2次/d,连用7d。

 

2. 支气管哮喘中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的应用 

1)急性发作期:

首选雾化吸入短效β2受体激动剂(SABA)。重度哮喘急性发作推荐联合应用短效胆碱能M受体拮抗剂(SAMA)和SABA。中重度急性发作初始治疗可在第1小时每20分钟1次,以后根据治疗反应逐渐延长给药间隔,根据病情每1~4小时重复。

 

2)慢性持续期或临床缓解期:

按需使用SABA以缓解症状。临床上部分哮喘患者以咳嗽为主要症状,这类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的治疗参考以上“支气管哮喘”治疗。

 

毛细支气管炎 

1. 毛细支气管炎中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的应用

支气管舒张剂在毛细支气管炎中的应用存在争议。对于有哮喘高危因素(哮喘家族史或个人史)或有早产儿肺部疾病史的毛细支气管炎患儿,或重症患儿,可以试用支气管舒张剂。可以试验性雾化吸入SABA或联合SAMA,尤其是当有过敏性疾病,如哮喘、过敏性鼻炎等疾病家族史时。用法可参见支气管哮喘章节。

 

2. 毛细支气管炎中雾化吸入ICS的应用

1)急性期:

使用布地奈德混悬液(1mg/次)和支气管舒张剂[SABA和(或)SAMA]联合雾化吸入。对于轻度喘息患儿,一般2次/d。对于中、重度喘息患儿,如病情需要,联合雾化吸入可每20分钟1次,连续3次。随病情缓解,雾化吸入药物与剂量不变,但雾化吸入的间隔时间可逐渐延长,可按需4~8h再重复。喘息进一步缓解可2次/d,建议门诊治疗继续维持3~5d,住院治疗可以继续维持5~7d。

 

2)缓解期:

即毛细支气管炎临床症状明显缓解后的进一步减量治疗,尤其是对于过敏体质及具有家族过敏性疾病的患儿。如:布地奈德混悬液0.5mg/次,2次/d。以后视病情逐渐减量,整个雾化吸入治疗时间建议不少于3周。喘息性肺炎可参考以上“毛细支气管炎”治疗。

17种儿童呼吸系统疾病雾化吸入药物用法用量


喘息性支气管炎

1. 喘息性支气管炎中雾化吸入ICS的应用

1)喘息急性发作期:

建议雾化吸入布地奈德混悬液1.0mg/次,可与SABA、SAMA联合使用,具体用法可参考哮喘急性发作期雾化吸入治疗。

 

2)缓解期:

对于哮喘预测指数(API)阴性患儿,建议雾化吸入药物如布地奈德混悬液,剂量从0.5~1.0mg/d开始,逐渐减量,直至最小有效维持量(0.25mg/d),建议疗程为4~8周。对于API阳性患儿,建议雾化吸入药物如布地奈德混悬液,剂量从0.5~1.0mg/d开始,逐渐减量,每1~3个月调整一次治疗方案,直至最小有效维持量,酌情给予3、6、9、12个月的个体化吸入治疗。

 

2. 喘息性支气管炎中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的应用

1)喘息急性发作期:可参考“哮喘急性发作期”部分。

2)缓解期:按需使用SABA以缓解症状。

 

感染后咳嗽

雾化吸入布地奈德0.5~1.0mg/次,使用频次依病情而定,疗程2~3周。

 

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

雾化吸入布地奈德0.5~1.0mg/次,2次/d,持续应用≥8周。

 

变应性咳嗽

雾化吸入布地奈德0.5~1.0mg/次,2次/d,持续治疗需>4周。

 

百日咳及类百日咳综合征

痉咳期(2~6周)雾化吸入布地奈德0.5~1.0mg/次,2次/d。可与SAMA和(或)SABA联合雾化吸入。对于痰液黏稠的患儿,可使用祛痰药物(例如乙酰半胱氨酸雾化)治疗,疗程5~10d。

 

急性喉气管支气管炎

多数选择雾化吸入布地奈德的初始剂量为1.0~2.0mg,此后每12小时雾化吸入1.0mg。也有研究应用2mg/次、每次间隔12h、每天最多4次的方法应用。合并喘息症状及支气管痉挛的患儿可酌情加用短效抗胆碱能药物如异丙托溴铵,β2受体激动剂如特布他林、沙丁胺醇。

 

疗程:视病情情况逐渐减量,整个雾化吸入治疗时间建议一般不超过10d。急性喉气管支气管炎患者也可就诊于耳鼻喉科,也参考以上治疗。


迁延性细菌性支气管炎

对症治疗,雾化吸入祛痰药物乙酰半胱氨酸溶液或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持续5~7d。

 

肺炎支原体肺炎

 

1. 肺炎支原体肺炎中雾化吸入ICS的应用

1)急性期:

如患儿有明显咳嗽喘息、X线胸片肺部有明显炎症反应及伴有肺不张者,推荐应用ICS,如布地奈德混悬液0.5~1.0mg/次,同时联合使用支气管舒张剂雾化吸入,2次/d,用1~3周。

 

2)恢复期:

如有气道高反应性或胸部影像学有小气道炎症病变,或肺不张未完全恢复,可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雾化吸入,0.5~1.0mg/d,1~3个月后复查。

 

2. 肺炎支原体肺炎中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的应用

急性期:

有干咳“痉挛性”咳嗽、喘息时可使用布地奈德联用支气管舒张剂雾化吸入,2次/d,用1~3周。

17种儿童呼吸系统疾病雾化吸入药物用法用量

迁延性细菌性支气管炎

对症治疗,雾化吸入祛痰药物乙酰半胱氨酸溶液或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持续5~7d。

 

肺炎支原体肺炎

1. 肺炎支原体肺炎中雾化吸入ICS的应用

1)急性期:

如患儿有明显咳嗽喘息、X线胸片肺部有明显炎症反应及伴有肺不张者,推荐应用ICS,如布地奈德混悬液0.5~1.0mg/次,同时联合使用支气管舒张剂雾化吸入,2次/d,用1~3周。

 

2)恢复期:

如有气道高反应性或胸部影像学有小气道炎症病变,或肺不张未完全恢复,可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雾化吸入,0.5~1.0mg/d,1~3个月后复查。

 

2. 肺炎支原体肺炎中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的应用

急性期:

有干咳“痉挛性”咳嗽、喘息时可使用布地奈德联用支气管舒张剂雾化吸入,2次/d,用1~3周。

17种儿童呼吸系统疾病雾化吸入药物用法用量


迁延性肺炎/慢性肺炎

可考虑联合吸入SAMA、SABA对症治疗,并雾化吸入乙酰半胱氨酸溶解痰液或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

 

儿童慢性化脓性肺疾病

可对症治疗使用雾化吸入祛痰药物乙酰半胱氨酸,续5-7d。

 

支气管扩张症

除使用抗菌药物外,可对症按需使用支气管舒张剂和ICS雾化治疗。如果同时是哮喘患儿,初始治疗方案可选择SABA联合或不联合SAMA,中重度患儿推荐联合应用SABA和SAMA。对症治疗雾化吸入祛痰药物如乙酰半胱氨酸。

 

支气管肺发育不良(BPD)

 

雾化吸入布地奈德0.5mg/次,2次/d,共14d,部分患儿也可治疗1个月。然而,仍需大规模临床研究以证实ICS治疗BPD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对于有支气管痉挛表现的临床急性期患儿,雾化吸入特布他林或沙丁胺醇2.5~5.0mg,6~8h/次。部分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儿可能合并BPD,对于此类患儿可予以雾化吸入布地奈德治疗。

 

闭塞性毛细支气管炎

临床症状轻微且病情平稳的患儿可直接应用ICS;临床喘息症状明显,则可作为全身应用激素的维持治疗。

ICS的参考用法:布地奈德混悬液0.5~1.0mg/次,雾化吸入,2次/d。

 

囊性纤维化 

可采用雾化吸入支气管舒张剂、祛痰药物。

 

原发性纤毛运动障碍

可采用雾化吸入乙酰半胱氨酸。


以上内容摘自: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中国实用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儿童常用雾化吸入药物处方审核建议.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20,35(2):81-88.